首页 | 中心概况 | 新闻公告 | 研究队伍 | 项目成果 | 平凹世界 | 最美商洛 | 文献资料 | 视频资料 
首页

 商洛文化研究 
 贾平凹研究 
 商洛作家群研究 

商洛文化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商洛文化研究>>正文
商洛方言在《秦腔》中的运用
2015-06-24 14:55  

王三敏/

 

《秦腔》是贾平凹为“故乡竖起的一块碑子”[1],小说用“棣花街”的语言写“清风街”的事情,叙述语言强化了方言的描绘功能,增强了对原生态生活的表现力。全书以清风街土生土长的疯子“张引生”作为主要的叙事视角,透过引生的眼睛看世界,通过他的所见所闻所想缀连和转叙故事。因此,商洛方言土语也就自然而然地进人小说文本,使语言本身能够与小说的整体风格相协调。商州地区的方言土语在贾平凹的大部分小说中可以说是俯拾即是,凝聚着当地人的文化精神与智慧,是当地人对社会生活的一种独特的解读,反映了他们的人生态度和各种欲望。

“贾平凹的肉身生养是商洛的山水和大地滋养的,他的创作灵感和艺术生命也来自于商洛的历史和现实。因此,贾平凹商洛,商洛贾平凹,已成了一个地域和它的文化的通用符号,一个生命的共同体。研究贾平凹就不能不研究商洛,研究商洛就不能无视它的儿子贾平凹”。[2]商洛方言中一些富有表现力的语言要素,在普通话中很难找到对应的词语,或者在普通话中没有更好的的说法,这些富有表现力的语言要素主要是一些形容词、动词、名词、詈词、俗语和谚语地运用。

(一)形容词及副词的运用。

1、“美”字妙用。“美”字在商洛当地人交际中经常用到,在《秦腔》中使用了20多次,它有时单个出现,有时重叠出现。《说文》:“美,甘也。从羊,从大。”[3]引申为事物美好,常用于人的容貌、才能和品质。商洛方言中的“美”常和“不”、“气、“适”等连用,指人们对生活状况、身体感受、实物口感、物品性能的评价,满意舒坦就称美气、美适,反之就称不美气。

(1)美:身体舒服,常跟“不”连用,多用于否定句中。

一会儿谁要来叫我,你就说我身子不美,还睡着。[1]150

嘴上说“我今日身上不美”最后还是拿了个布口袋跟人家走了。[1]118

(2) 美:舒服,美满。宋·苏轼《纵笔》:“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

这壶酒喝的不美气,两人也没多说话,……竟然唱起了流行歌。[1]257

(3)美:好;令人满意的事物,在句中常作补语。

如“下得美,下得美!” [1]160

“想得美,谁给你闹社火呀?” [1]514

此外,形容词“美”重叠使用,在句中常作状语,成为副词,意为“ 美美(地):尽力地,尽情地,痛快地。”这种用法在《秦腔》中比较常见:

像“从桥上跳下去美美洗了一个澡” [1]199

“我原本要回家美美睡一觉的” [1]210

 “君亭美美地在厕所里尿了一泡” [1]303

“这个年咱美美地过” [1]491

“白雪是美美地睡了一觉” [1]526 等。

2、形容词“近”的妙用。与“美”相似,“近”在《秦腔》中也属于一个高频率出现的词。(1)商洛方言中的“近”有《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所收的“空间或时间距离短(跟“远”相对)”的意思[4]

如:我冷丁脑子清了,以为是白雪哩,走近了,原来是四婶。[1]265

她咬着嘴唇一眼一眼看着走近去,她感觉她是被拉了近去,将箫轻轻横放在了相框前。[1]397

众人一下子扑近去,看着夏天礼哭,夏天礼是眼睛闭合了嘴却张着,门牙少了一颗。[1]329

(2) “近在《秦腔》中还有《现代汉语大字典》[5]所收的“接近和逼近”和

“逼近,靠近”意思,在句中常作谓语。如:白娥就乍拉着手扑过来要抓那人的脸,但她还没近身,就被那人一把推了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1]427“金莲近去,两人耳语了几句[1]354”。“许多人都近来看了[1]302”, “近去看看[1]478”, “我近去一一和他们打招呼[1]540”,“顺脚近去从窗缝往里一望” [1]544等等。

(3)商洛方言中的近有“历时短”的意思,如近期;近来。常作定语。

夏天礼说:“我想近日再去省城。” [1]450

(二)动词的运用。

1、“吃”的常用义是“把食物等放到嘴里经过咀嚼咽下去(包括吸、喝),《秦腔》中的“吃”也有《现汉》这一常用义。如:当“喝、饮”讲。“中街的两边都是门面房,没有门楼,却都有个长长的门道,我就坐在丁霸槽家的门道里吃茶。[1]23”“吃”做“吸、抽”讲,常用于表是烟草的名词前,像吃纸烟、吃水烟、吃大烟等。“说完坐在中堂吃他的水烟了。” [1]271 “吃”在《秦腔》中还有“赴宴席饮酒吃饭”之义。“问干啥呀,应声是到雷庆家吃宴席去。” [1]173商洛方言中有些动词比普通话的动词更加具体,针对“吃席”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说法:如:“正好四婶出来,让武林快进去坐席。” [1]42 “在雷庆家,上善、金莲和家富的老婆都入了席。” [1]42此外,还有“开席”等的说法。

2、“言传”在《秦腔》中也写作“言喘”、“言语”,常和“不(爱)、没(有)”连用。在商洛方言中有三种用法:

1)“没有表达”,“什么也没说”。

 “他不言传了,过了一会又说。” [1]8两人又笑了一回,都不言传了。[1]282 “白雪笑了笑没言喘。” [1]353 “你咋不言喘呢。” [1]445 “白雪就不言喘了。” [1]457 “夏天义没言喘,抄着手回家了[1]551” 。(2)“打招呼,告知”。“夏雨夏雨,有啥事我能帮上忙的,你就言传啊!” [1]461商洛人还把“不善表达,言语太短”叫做“不言传”, 如:“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言传。”

(三)名词的运用。

《秦腔》中的一些名词表现了商洛特有的一些事物,像碎嘴口无遮拦的人、恶水桶盛装泔水的桶”、“馍馍”、蹚土”、“黑来”晚上、“背锅子”驼背、咬舌人结巴的人、麦草麦秸等等。

(四)“逆序词”的运用。

所谓逆序词是指构词语家跟普通话相同,但排列顺序与普通话相反的词。商洛方言里有许多逆序词[6]

“英民那么实诚的,他爷会是土匪的内线?[1]113”(实诚--诚实)

“艺术家就是睡不着觉了煎熬吗?[1]117”(煎熬--熬煎)

“正熬煎着,夏中星回了一次清风街,事情就有发生了变化。[1]118”(熬煎--煎熬)

“自从分开了演出队,财物也都分了,吵吵闹闹使一些人结了仇冤” [1]296。(仇冤--冤仇)

“罚款就罚款,收没香菇棚就收没香菇棚,咱能保住个娃就行了么![1]397”(收没--没收)

(五)詈词的运用。

詈词指的是粗野或恶意地侮辱人的话.包括恶言恶语、粗言脏语、淫言秽语等等[7]。詈语中积淀了人类的历史和文化,语言是反映民族文化的一面镜子。《秦腔》中的詈词可以分为以下几类:1、是以骂别人的家族和血统的詈词。如:夏天义骂了句:“狗日的!”跟着我们就往门口走[1]14。这类词在书中还有“日巴唰、黏蛋、狗日的、软蛋、毬啊、就日娘捣老子地骂、毬那又咋啦、急屁哩“等等。2、是以动物之名骂人的詈词。“进来照照镜子看看你的熊模样。[1]2” “碎熊[1]129”头发粗得像猪鬃[1]127、雀步[1]123等等。

(六)方言俗语和歇后语的运用。

1、俗语的运用。茄子一行豇豆一行[1]38、鲜花插在牛粪上[1]64、说龟就来蛇[1]68、烂桃子也能塞墙窟窿[1]69、红脖子涨脸[1]75、过五关斩六将[1]80、打虎离不开亲兄弟[1]75、瞌睡要从眼里过[1]93、打着亲骂着爱,不打不骂是皮儿外[1]95、仰脸婆娘低头汉[1]122、女要俏一身孝[1]322、羊肉不膻,鱼肉不惺[1]327等。

2、歇后语的运用。嫂子勾蛋子,兄弟一半子[1]78、寡妇尿尿只出不入[1]91、男人的头,女人的脚,只能看不能摸[1]130等,《秦腔》第178页第三自然段全是用当地的歇后语写的,足以看出作者对商洛方言的熟悉程度。

 

商州属于北方方言区,与普通话有着天然的亲缘关系,商州很多方言土语,如熊样、惩、稀稠、崎等,在具体的语境中,一般的读者是可以理解的。贾平凹认为:“地方方言在某种程度比普通话丰富和生动得多,而我们写作品即就是使用方言,却前提一定是别的地方人能理解呀![8]所以,《秦腔》中方言的使用有以下特点:

(一)贾平凹根据自己的艺术经验在《秦腔》中对商洛地区的方言土语作了一定的筛选,对于那些可以为现代汉语中合乎规范的语汇能够较好地替代的方言土语,他基本不用,而必须用的则是那些只能由其传达思想与极富表现力的方言土语,对此,孙德喜先生对贾作中多次出现的“瓷”子作了解读,认为“瓷”多数是形容或描写愣头愣脑的男子在女子面前的尴尬神态,表现的是一些还有某种程度女性崇拜的男子的傻相。[9]

(二)商州地区的一些方言词语与当地的风俗人情、地理环境等有密切的关系,一般来说,外地读者由于缺乏相应的知识,很难不很理解。针对这种情况,贾平凹往往结合相关的描写与叙述,让外地读者在饶有趣味的描写与叙述中,来熟悉这些词语,解读当地的民俗文化。

如,我和哑巴就坐在东街的二道巷里玩起“跳方”。你一定晓得围棋而不知道跳方的,清风街人的“跳方”大致和围棋是一样的规则。[1]200

清风街泛滥了地蚤婆。地蚤婆你肯定知道,小小的虫子,有翅膀能飞,却飞不远,以前在夏季里能看到。[1]210

大家不要笑话我,我叫王牛,又不是王牛牛儿么!牛牛儿是指小孩的生殖器,大家就笑得更厉害了,还鼓掌叫好,王牛就喉着嗓子唱起来。[1]256

你见过月蚀吗?月蚀是月亮从东边开始,先是黑了一个沿儿,接着黑就往里渗,月亮白白的像一摊水,旱得往瘦里缩,最后,咕咚,月亮掉进了黑洞里,一切都是黑的,黑得看不见翠翠的牙,伸手也不见了五指。[1]265

夏天礼的眼睛睁着。多少人都揉过他的眼皮让能合闭,但夏天礼的眼就是合闭不上。在清风街一直有这样的说法,人正常死亡的时候,二十四小时后灵魂便投胎了,投胎的道口很多,以生前各自的修行,可能投胎成人,可能投胎成猪,可能是飞禽走兽和草木鱼虫,而横死的灵魂有气结,它不能进入投胎的道口,由兵散勇的,那就是孤魂野鬼。[1]322

我在许多人家里的鸡圈里、土楼上寻找簸萁虫,就是寻不到。簸萁虫就是小甲虫,黑丑黑丑的,像屎扒牛,喜欢在潮湿的地方呆。[1]435

(三)对于一般读者感到茫然的方言土语营造适当的语言环境,使读者根据语境来正确理解词义,这就为读者的接受扫清了障碍。

如:页中星的爹已经后跑很长时间了,后跑你懂不懂,这是土话,就是拉肚子。[1]101

我说:“荣叔!” 他名字里有个荣字,我们叫他叔的时候前面都加个荣字。[1]120

引生让龙抓了!清风街把雷击叫“龙抓了”。[1]158

四婶在厨房里指导着淑贞和麻巧油炸麻叶果子。知道什么是麻叶果子?就是把面捏成各种花形在油锅里炸煎。[1]323

说穿了,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没人没鬼了就胡哇哇。啥叫胡哇哇,就是逢场作戏,打情骂俏么。[1]465

特务不是个坏名词。什么叫特务?就是执行特殊任务的人。[1]467

虽然有人认为《秦腔》中商洛方言的大量运用造成了阅读上的困难,甚至作者在后序里也担心外省人、城市人进人小说的困难。但是正如孙见喜所说 “平凹以西安地区人民群众生动活泼的口语为基础,吸取朱自清、孙犁等现代作家文学语言的长处;还兼容古典文学的简洁和方言土语的风趣等,杂糅化合,提炼出自己清丽雅致又明白简洁,活泼流畅的语言风格”。[10] 所以,作者的这种语言风格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方言所造成的阅读困难,有效调节着整个叙事的语言和节奏。

 

参考文献:

[1]贾平凹.秦腔[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5563.

[2] 邰科祥等著. 《一部独特的区域作家群研究专著<当代商洛作家群论>[M].西安: 三秦出版社,2005:(1-2.

[3] 许慎.说文解字[Z].北京: 中华书局出版社, 196378.

[4] 现代汉语词典编纂委员会.《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Z].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713. 

 [5] 汉语大字典编纂委员会. 汉语大字典(缩印本)[Z].湖北辞书出版社、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1371.

[6] 张成材.商洛方言概况().商洛师范专科学校学报[J],1999(3):87.

[7]吴子慧.鲁迅作品的方言运用. 浙江学刊[J]20075):94

[8] 贾平凹、孙见喜.文化与哮喘. 延河[J] 20045):15.

[9] 孙德喜. 20世纪后20年的小说语言文化透视[M]. 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5190.

[10] 孙见喜.鬼才贾平凹[M].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第一部).1992273.

 

(作者为商洛学院语言与文化传播学院讲师,原文刊载于《语文学刊》20104月)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商洛文化暨贾平凹研究中心
地址:陕西省商洛市北新街10号  邮编:726000  电话:0914-2335798